第两百九十六章 幻蜃

10086开元棋牌_开元棋牌黑客网_开元棋牌二八红: 寒渊冰语 作者: 倚风狂 更新时间:2019-09-22 01:55:18 字数:2835 阅读进度:295/295

孔空左眼此刻显得很特殊,本就眼睛不大,现在更是一个大一个小,看起来有些怪异。

左眼不仅仅有些怪异,当眼眸对准孔步的时候,孔步竟然会感觉到一种全身上下被看穿的感觉,总觉得这只眼睛在不断的盯着他的要害,毛骨悚然!

“你...怎么样?”

孔空的左眼和有眼表现的很不一样,当孔步问话的时候,孔空的左眼是在不安分的乱转,而有眼却是直愣愣的盯着他。

“我,很不好!”

说完之后孔空突然愣了一下,“我很不好,你多关心我。”

这话一出,孔家两兄弟都愣住了,弟弟(我)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你没事吧?不会出问题了吧。”孔步欲言又止,但是还是问道。

“我有事,已经出问题了。”话音落下,孔空再次的愣了愣,背过头,用一只手捂住左眼,连忙挥手,“有事,有事!”

“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行为开始不一致了,是不是要我将眼睛在剜下来?”孔步有些焦急,就连那只眼睛本身的特殊都不顾,直接露出杀意。

“不,不用,我好像已经不能够说谎话了,就连客套的也用不了。”

慌乱了一会儿,孔空马上就发现,除了有些不舒服意外,这只眼睛并未带来什么负担,而且看的很远,好像还可以看到别人的弱点位置。

“不能说谎?算了,这也不是什么缺点。”

“嗯,接下来就是绝杀了,哥祝我一臂之力吧!”

“有把握吗?”

“没有!”孔空无奈的吐出这两个字。

空气中静默了有一段时间,孔空本来以为孔步会强行的制止自己,但是这三十多年来一直庇护着他的哥哥再一次的退让了。

他憋了憋,枯干的嘴唇微张欲言又止,最后轻摇脑袋道:“准备好了就去吧,记住,我始终站在你后面。”

...

白于墨没有再动,在这种状态下除了受到威胁或者是感觉到什么东西对他有益,白于墨是不会主动做什么的。

但是现在他感觉到危险,甚至可以说是危险接踵而至。

带着淡淡火焰虚影的空洞目光流转,因为石皮短蜥的毒素被玉肌清理的一干二净,白于墨的周围又开始拢着寒气,甚至有着再次形成寒域的趋势。

一双瑰红的眼眸透过寒域,望向具有强烈威胁的那边,突然闷哼一声,收回了目光,强行合上了眼眸。

“逼退他的眼睛了。”孔空眨了眨那只奇异的眼眸,心中惊奇,这只眼睛竟然这么好用?刚才白于墨望过来的时候,也正是它逼退了白于墨。

“哥,拜托了,最后一刀就由你来了,他的正胸口那里,那里是最弱的地方。”

“知道了。”孔步走了几步。

“等等。”

“怎么了。”

“呼~,不行就撤,量力而行,答应我!”

“知道了。”孔步拍拍胸,头一次的露出了微笑,“就等着我回来吧!”

...

白于墨被那只不明的眼眸逼退,甚至完备的寒域也硬生生的顺着那只眼眸注视的方向,被分开一道路径,寒域,打开了?

这是有有些难以让人相信的事情,从头看到尾才会知道,白于墨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家伙,这究竟会是一只什么眼睛!宋徽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只眼睛?

片刻后,孔空放弃了思考,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只要结果正确就好了。

想到这里他不断将精神力注入到那只眼眸中,眼眶周围青铜色镶边的地方开始笼罩着一层血色,只是孔空看不到而已。

源源不断的注视使得白于墨本能的张不开眼睛,顺着寒域大开的方向,一个人影顺着那边摸了进来,正是孔步了。

他的手里拄着白骨磨成的利刃,悄悄的靠近白于墨。

白于墨亦好像觉察到了,他的双手上有着细密的冰鳞片开始凝结。

然而,就在白于墨没有张开多远的寒域外围,一只约是十米高的熊罢,双手猛锤地面,以完全种的力量,摧毁这片地面是完全轻松的。

白于墨脚步一沉,整个身体开始倾斜,他挪动脚步想要使自己彻底的从地面上摘出来,地面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往下面沉。

最后直直的落了下去。

无意识的白于墨根本不会知道下面有什么,也不会料到什么后果,无瞳之眼甚至没有向下面看,更不会用浪骸去化解坠下去的力道。

但是马上,他就感觉到了,落到地面上,威胁悄然而至。

足以撕碎人体力量的,从脚下涌起,还不算结束,孔空已经摸到了白于墨周围,他也是有半身石化,胸口肩臂也都武装起来,脚步轻巧的踩着零碎的石面,在上面高高跃起,拔出骨刀一斩而下。

这一刀中了,白于墨不死也是重伤,孔步有着这个自信,劲力相合.碎石斩!

带着虚焰的无瞳之眼向上抬,因为落到下面,孔空那只眼眸再也注视不到白于墨身上,所以,白于墨睁眼了。

恐怖的血焰瞬间从孔步的身上燃起,扭转然后湮灭。

砰!落地的一瞬间,脚下反噬的力道,声音遮盖住了身后传来的破空声,这才是真正孔步,刚才被血焰所湮灭的根本不过是一个幻影,一个毫无破绽的幻影。

这是源自于孔空那只眼的第二作用,也是它真正的作用,是只用六识观察不需要直接看见就能够使用的幻蜃,这只眼眸也叫做幻蜃之眼。

白于墨看到的假的,就连他面对的寒域破口也是假的,真正的破口在背面的位置,白于墨能够睁开眼睛不是因为跌了下去,而是因为孔空除了第一下击退了白于墨的瑰之眸,更多的还注视着白于墨的背面。

骨刀的刃口上上闪烁起幽光,极致的破空声与摩擦声轰然交错。

轰隆隆,地面穿了一阵爆响,然后又传来更多的爆响,一时间尘土飞扬,情况复杂到了极点,孔空就算是将六识投过也不清楚刚才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石土高高的抛抛起,到处都是碎裂的痕迹,孔空快步的跑到地面裂缝的边上担忧的看着下面。

下面的暴动还未停止,在这一片异地上,一旦动了,最后除非虚无的力道将猎物撕碎,否则很难停歇下来,更何况白于墨现在没有意识,只是大哥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出奇的是,飞扬的尘土中心,一道蓝白的寒气透彻而出,镇压了周围,暴动的动静竟然逐渐减小下来!

孔空心中咯噔一下,哥哥!?

下一刻,飞扬的尘土被寒流一卷而空,白于墨闭着双眼,只是手中还提着什么。

他的样子很狼狈,甚至整个身体上就没有几块多余的布料,但是全身上下都附满了晶莹的冰蓝色细鳞片,在他的背后,那一块儿的地方,还有一道淡白的斩痕!

“哥哥?”

孔空脑海里一片空白,那白于墨手里的分明就是孔步衣服上面的布料!

“哥!!!”

孔空跪在地面上,苍老的全是沟壑的脸上泛起泪花,“杀了他,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心中泛起的全部杀意,已经彻底的摧毁了孔空的理智,他只想要杀了白于墨,无论怎么样都好!

精神力全部都注入到那只幻蜃左眼当中,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的面容在逐渐的衰老!

左眼洁白的眼珠开始红头,不安分的乱转中,定格在了某一个方向,它感觉到这个命不久主人的意志,并为他挑选了最合适的方法。

孔空通过幻蜃之眼看到了地上的物品,感受到了他的力量,是了,就是这个!就是它!

他毫不犹豫的将那东西捡起来,并罢了出来!

那是...一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