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委屈的玄鼻

10086开元棋牌_开元棋牌黑客网_开元棋牌二八红: 花想叶 作者: 圣三一 更新时间:2019-09-22 04:44:13 字数:4989 阅读进度:347/347

韦宝跑到山坡前,刚想下去,就听到玄鼻的哼哼声。

“哎。。。真倒霉。。。”

“玄嘴玄舌,还好你们在啊。。。”

“不然我就交待在下面了。”

“哎。。。玄嘴你轻点,好疼的。。。”

玄鼻似乎受得伤并不重,还能说上几句。

“你们在哪了?”

此时天上的月亮被云彩遮挡住,韦宝看着下面都是黑乎乎的。

“韦大王,我马上就上来了。”

“疼。。。疼疼。。。”

玄鼻叫道。

玄鼻的声音越来越近,也就在韦宝前十几米的位置。

“你受伤了么?”

韦宝问道。

“真是天降横祸啊。。。”

“咔嚓一个大雷从天上打下来,我连裤子都没来及穿上。”

“要不是玄嘴和玄舌听到我叫唤,我现在还在下面的坑里躺着呢。”

玄鼻说话很是吃力,咬着牙说道。

“没伤到哪吧?”

韦宝这时才看清了玄鼻的位置。

它在离韦宝不远的地方,让玄嘴和玄舌一人一边的架着,拖到了山上。

“不知道,腿没知觉了。”

“走不了路。。。”

“后背上也好疼。。。”

玄鼻说道。

“天上的雷?”

“不会是刚才天蚕爷爷施展的金光照,有一颗落到了玄鼻的附近了吧。”

韦宝想着。

“这自象山,下雨下雪都不稀奇,这大晚上的下雷,谁受得了。”

玄鼻有怨气也不知道怎么排解,气得说话都带着颤音。

“没受伤就好。。。”

“快上来,我瞧瞧。”

韦宝话是说了,却没有动,站在上面等着它们上来。

“玄嘴玄舌,你们这么晚了,不回自象冢,跑到后山做什么?”

“就不怕再来一只山猫?”

韦宝说道。

“啊。。。巴。。。”

玄嘴摇了摇头,用手拍了拍玄鼻的脑袋。

“。。。”

“我是找你们才成这样的。”

“你们反而说是出来找我。。。”

“韦大王,玄嘴不认帐,还要说谎呢。”

玄鼻说道。

“告诉你们,天蚕爷爷来了,现在那边睡觉。”

“你们上来别大声说话,老实和玄眼玄耳它们呆着。”

韦宝说道。

“这老虫子,白天就睡,这晚上了还睡啊?”

玄鼻说道,几步之后,被玄嘴和玄舌到了韦宝的面前。

它的身上,衣服破了几个大洞,露出来的青肉,破着皮肉,染了一层焦血,似乎只是些皮外伤。

“要叫天蚕爷爷,别乱叫。。。”

“你这么出言不逊,这雷下来炸你也是轻的。”

“这回更丑了吧。。。”

“哈哈。。。”

韦宝看着玄鼻的模样,噤着声小声笑了起来。

“我要是生人的话,这雷炸下来,已经死了。”

“还好。。。没有当祼死鬼。。。”

“不然就太没脸面了。”

玄鼻说道。

“找人就找人,你脱裤子是什么意思?”

韦宝问道。

“方。。。方便一下不可以么?”

玄鼻苦笑道。

“哦。。。”

“你肯定是分心了,不然这头上落下来的东西,你应该能躲过去。”

“是吧,玄嘴玄舌,你们身上倒是没事,是不是躲过去了。”

韦宝说道。

“啊。。。嗯嗯。。。”

玄嘴和玄舌点着头,指着指头上,又甩了甩手,意思大概是看到了天上落下来的东西,躲到了一边去。

“你看。。。我都看到天上落下来的东西速度不是很快。”

“你完全能躲开的。”

韦宝笑道。

“我。。。太专心了。。。我还真没抬过头。。。”

“那天上下来的东西,差点把我给炸熟了。”

“还好它只是落在我身边,要是直接砸到我身上,我怕是不能站在这里和你们说话了。”

玄鼻说道。

“是啊,你身上有一股焦糊味,就像是生鱼没烤熟的味道。”

韦宝笑道。

“倒霉,这天灾地祸,让我给碰到了。”

“我还委屈呢。”

玄鼻说道。

“它要是知道,那是天蚕爷爷的金光照,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可是,天蚕爷爷不让我说啊。”

“玄鼻,我也是没办法啊。”

韦宝心想着。

“就当是治病了,你看,你的脸上,都没有细毛了。”

“好看多了。”

韦宝说道。

“。。。”

“韦大王,你这是夸我呢?”

玄鼻没好气的说道。

韦宝扶着玄鼻,一瘸一拐的磨到了那小童睡觉的地方。

“他是喝了多少不思君,醉成了这样?”

玄鼻问道。

“天蚕爷爷不是醉,他只是睡一会。”

“再说,他其实只喝了几口酒,并不多。”

韦宝说道。

“你听听。。。它打的呼噜,都带着酒味。。。”

“它现在是睡着了,听不到咱们的话,你就放心说吧。”

“这老虫子的酒量,其实就是盖子。”

玄鼻说道。

“盖子?”

“是什么意思?”

韦宝问道。

“这酒坛不都有个封口的盖子么。”

玄鼻说道。

“对啊,撕下来就扔了。”

韦宝说道。

“那盖子上面有多少酒,这老虫子就有多少的酒量。”

玄鼻说道。

“那。。。他什么时候能醒?”

“这天色不早了,咱们还有别的事要做呢。”

韦宝说道。

“不管了。。。”

“咱们先吃点,别饿着。。。”

玄鼻说完,从腰间扯出了乾坤袋,从里面倒出了一堆野山果。

“哈,难怪你去了这么久,原来是摘果子去了。”

“谢啦,我正饿着呢。”

韦宝挑了一个大个的果子,拿着玄鼻的衣角擦了擦,大口吃了起来。

“韦大王,这些都是我擦过的,不用再擦了。”

“我这衣服上都是血污,不干净,别用它擦了。”

玄鼻说道。

“不不。。。味道很香,有股烤肉的味道。”

“才好,哈哈。。。”

韦宝笑道。

“你吃我的果子,还笑话我,再笑不给你吃了啊。”

玄鼻说道。

“行,不说了,这事就过去了。”

“玄嘴玄舌,你们俩别抱着了,快来吃。”

韦宝喊了一声在后面的玄嘴玄舌,捡起了两颗果子,就扔了过去。

“阿。。。巴。。。”

玄舌接过了韦宝扔来的果子,嘴里叫着,挑了一颗软一些的给了玄嘴。

“他们一直就这么腻歪,不够么?”

韦宝问道玄鼻。

“挺好,以前玄舌的话,可不比玄眼少,现在和玄嘴这么火热,也不烦我们其它几个了。”

“不过,我倒是挺想她烦我的。。。”

“嘿嘿。。。”

玄鼻说道。

“难得,哈哈。”

“我觉得你们做鬼卒的,也很不错。”

“不比做生人差哪去。”

韦宝说道。

“人有人途,鬼有鬼道,哈哈。。。”

“不一样,不一样的。”

玄鼻笑道。

“我看差不多。。。”

“生人有的东西,你们也不差,活得比生人长,还不生病。”

“做鬼反倒是比生人要好多了。”

韦宝笑道。

“那韦大王是想做鬼,还是想做生人呢?”

玄鼻反问道。

“呵呵,当然是生人。。。”

韦宝笑道。

“果然如此。。。”

“韦大王,你的话,真假。。。”

玄鼻说道。

“如果没有了我牵挂的人,我会选择去做鬼。”

“这辈子不行了,我爹我爷,还有姬流,我舍不得他们。”

“那一片人参,一会咱们收些参须子,我要带回去,给忘川的人吃。”

“也算是我尽了一份心力啊。”

韦宝说道。

“韦大王,生人总有寿尽之时。”

“你也是一样。”

“总是要回地府的。”

玄鼻说道。

“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吧。”

“我愿意让他们活得久些。”

韦宝说道。

“生人老了,就是你愿意,他们也不一定会愿意的。”

“哎,既然你一定要这么做,我就去弄些参须回来。”

玄鼻扯着它的乾坤袋,走到了那群人参的附近。

那群人参倒不怕它,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玄鼻捡起一根人参,伸手薅了一根参须,扔到地上。

再接着捡起另一根人参,又薅下了一根参须。

“吱。。。吱吱。。。”

那群人参见了,一时吱吱响个不停,却没有再到处跑动。

只是原动摆动着参须,等待着玄鼻的薅扯。

“哎。。。真是奇怪,那些人参就这么老实让玄鼻去摆弄?”

韦宝看着,心生诧异。

“喂,玄鼻,你怎么弄的,它们也不跑,就让你拔参须子。”

韦宝叫道。

“它们在这条老虫子跟前,老实的很。”

“这天蚕爷爷,世代守护着参林冢。”

“只要这些人参在它的身边,就超有安全感,才不会乱跑。”

“它们从生时,本能的就会亲近这条老虫子了。”

“他要是煮八须参汤,这些人参都挤着要进锅里去。”

玄鼻笑道。

“哦。。。”

“我说呢,天蚕爷爷一来,身后跟着这么多人参。”

“是不是天天爷爷去哪,这些人参就跟到哪?”

韦宝说道。

“白天不跟,只在晚上才会跟着。”

“不过。。。这老虫子,白天只会在桑树上睡觉,哪也不去。”

“小家伙。。。让让,不动你。。。”

玄鼻边说边扯着参须子,小一点的四须参,它就跳过去,也不去拔它们。

“其实天蚕爷爷今天晚上来,也是白来。”

“这排渠没有竹子,还真不好弄。”

“木料么,也得弄些,用来加固山路的两边,等有了竹子后,再用高低法,引水进桑林。”

韦宝说道。

“咱们几个都在这里,要是能帮上忙的,就一起去弄。”

“有这老虫子在,咱们都不用辛苦,它可厉害着呢。”

玄鼻说道。

“哈哈,是啊,你刚才在山坡下就领教过了。”

韦宝想着。

“玄鼻,咱们能出力就出力,总不能让天蚕爷爷自己做事吧。”

韦宝说道。

“嗯,”

==========

“果然如此。。。”

“韦大王,你的话,真假。。。”

玄鼻说道。

“如果没有了我牵挂的人,我会选择去做鬼。”

“这辈子不行了,我爹我爷,还有姬流,我舍不得他们。”

“那一片人参,一会咱们收些参须子,我要带回去,给忘川的人吃。”

“也算是我尽了一份心力啊。”

韦宝说道。

“韦大王,生人总有寿尽之时。”

“你也是一样。”

“总是要回地府的。”

玄鼻说道。

“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吧。”

“我愿意让他们活得久些。”

韦宝说道。

“生人老了,就是你愿意,他们也不一定会愿意的。”

“哎,既然你一定要这么做,我就去弄些参须回来。”

玄鼻扯着它的乾坤袋,走到了那群人参的附近。

那群人参倒不怕它,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玄鼻捡起一根人参,伸手薅了一根参须,扔到地上。

再接着捡起另一根人参,又薅下了一根参须。

“吱。。。吱吱。。。”

那群人参见了,一时吱吱响个不停,却没有再到处跑动。

只是原动摆动着参须,等待着玄鼻的薅扯。

“哎。。。真是奇怪,那些人参就这么老实让玄鼻去摆弄?”

韦宝看着,心生诧异。

“喂,玄鼻,你怎么弄的,它们也不跑,就让你拔参须子。”

韦宝叫道。

“它们在这条老虫子跟前,老实的很。”

“这天蚕爷爷,世代守护着参林冢。”

“只要这些人参在它的身边,就超有安全感,才不会乱跑。”

“它们从生时,本能的就会亲近这条老虫子了。”

“他要是煮八须参汤,这些人参都挤着要进锅里去。”

玄鼻笑道。

“哦。。。”

“我说呢,天蚕爷爷一来,身后跟着这么多人参。”

“是不是天天爷爷去哪,这些人参就跟到哪?”

韦宝说道。

“白天不跟,只在晚上才会跟着。”

“不过。。。这老虫子,白天只会在桑树上睡觉,哪也不去。”

“小家伙。。。让让,不动你。。。”

玄鼻边说边扯着参须子,小一点的四须参,它就跳过去,也不去拔它们。

“其实天蚕爷爷今天晚上来,也是白来。”

“这排渠没有竹子,还真不好弄。”

“木料么,也得弄些,用来加固山路的两边,等有了竹子后,再用高低法,引水进桑林。”

韦宝说道。

“咱们几个都在这里,要是能帮上忙的,就一起去弄。”

“有这老虫子在,咱们都不用辛苦,它可厉害着呢。”

玄鼻说道。

“哈哈,是啊,你刚才在山坡下就领教过了。”

韦宝想着。

“玄鼻,咱们能出力就出力,总不能让天蚕爷爷自己做事吧。”

韦宝说道。

“嗯,”

=====

仙侠10086开元棋牌_开元棋牌黑客网_开元棋牌二八红《花想叶》独家首发站点:起_点_中_文_网

书友若觉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