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白父重复

10086开元棋牌_开元棋牌黑客网_开元棋牌二八红: 深度宠爱:先生,轻一点 作者: 雪天吃雪糕 更新时间:2019-09-22 01:08:29 字数:2287 阅读进度:487/487

白父重复。

“是徐继发,也许你没听过,只是一个小的项目公司的经理,他也跟我抱怨在你们陈家手底下的饭是越来越难吃了,以前还能跟着吃些好的,一个陈家不要的小项目就够他吃的,但是现在不行了,几乎被陈家垄断了,他的日子也不好过,就这样我们在一起喝酒,他提到靳暮歌,提到靳暮歌才是我这件事情的导火索。”

想起这些是不堪回首的,总觉得如果不是那天碰见徐继发,不会想到靳暮歌,也不会被这些信息困扰着渐渐地把所有的问题都放在靳暮歌的身上。

也不会有今天。

不过这些事情还能怪谁呢?怪不怪他自己被愤怒蒙蔽了眼睛。

才如此不堪一击的上了当,做了这样不堪回首的事情。

现在想想甚至有些可笑了,他是白氏这些多年的掌门人,这么多年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过来的,怎么会这么轻易地就听了别人的蛊惑。

只道是心之所向,有了嗔痴怨念才会被利用。

陈以柯暗暗记下来徐继发这个人,声音带着缓慢慵懒的情绪。

“然后呢?”

“然后,接下来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让我越来越想要把这愤怒加注在靳暮歌的身上了,可是我知道,那个时候你们在邻市,在你的身边我是不好下手的,所以我静静的等待,在这段时间里,我了解到所有关于靳暮歌的信息。”

说到这些的时候,陈以柯的眉头不自觉地皱紧了。

“什么信息?”

如果没错的话,关于靳暮歌的信息,他早就在靳暮歌回来之后彻彻底底的销毁了,没人会知道靳暮歌的曾经,没人会知道靳暮歌的背景,知道的只能是靳暮歌现在的情况,一个杂志社里小小的记者,编辑。

白父就笑了。

“你藏的再好,恐怕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不得不说,可是是挺难的,到处也没有任何关于靳暮歌的讯息,什么家庭情况,住址,以前上学的经历,所属的学校,有没有处境记录,都没有,都无从查起,查不到,可是后来,无意间看到一份早在七年前的报纸,正是关于靳家破产消息的,没错的话,那家的女儿就叫靳暮歌。”

陈以柯闭上眼睛,不愿意这这样的一刻重现,那一段不只是靳暮歌的痛苦回忆,同样也是他的,因为那件事,他跟靳暮歌走上了相悖的七年。

更不敢相信,他的处理还不够处理。

眸光一亮,突然想到了什么。

不,他是不会让一张七年前的报纸还留在某个显眼的地方的,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所为…….

事情仿佛比他想象的更加的复杂。

“我就开始顺着靳家当年破产的事情查起,虽然你处理的很干净,但是不过是七年前的事情,很多人还是记得的,毕竟像靳家那样的大家,说破败就破败了,不是什么巧合,果然查到靳暮歌就是那家的女儿,所以联想到现在跟你的关系,也许有很大程度的报复在里面。”

“继而查询到靳暮歌现在的人事关系,从靳暮歌身边所有的同事的关系下手,查清楚每一个人跟靳暮歌的关系亲远程度,并且在那个时候我无意间了解到,同是靳暮歌同事的楚襄钦和李悦,将会在这个月举行婚礼,以靳暮歌跟楚襄钦和李悦的关系,这场婚礼,我知道靳暮歌是一定会参加的,与此同时,我了解到,杂志社的主编,晚上竟然被高利贷的人追上了门。”

这一切的发生似乎都太顺理成章了,又似乎都太顺利,但凡是白父想要利用的条件,都会在那个时候刚好出现。

只有楚襄钦跟李悦的婚礼除外,那是早在事情发生之前,就已经决定的,他听靳暮歌提起过,还为此因为当婚礼的伴娘而争执过。

“你也觉得太顺利了是吗?”

白父看陈以柯的样子,就知道陈以柯的心里此时是怎么想的。

“现在想起来,我也觉得诧异,也觉得太顺理成章了,事情怎么就刚好在我需要的时候发生呢,怎么就刚好是我想要利用的条件呢?现在想起来觉得诧异,但在当时,只觉得是上天在帮助我,只觉得靳暮歌是罪有应得,连上天都看不过了。”

陈以柯在这个时候搭腔。

“所以你利用了杂志社主编因为赌博欠高利贷巨额钱财的情况为契机,提出来对主编的帮助,但是条件就是靳暮歌。”

白父有些诧异。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冷笑就绽放在陈以柯的脸上。

“那个人已经被我处理掉了,你觉得他还能隐瞒多久?”

白父心惊,原来陈以柯早已经什么都知道了,已经处理了杂志社的主编,现在对他这样不过是等待着他自己承认的机会。

不然,恐怕现在早已经被处理掉的还有他吧?

“是,是我利用了这些人,选在这个偏僻的地方,给靳暮歌举办了欢迎会,找准时机,才对靳暮歌下手的。”

白父总算是吧事情说完,像是交代所有情况一样,最后的过程没有提,想必陈以柯也不会想要听,所以选择一笔带过。

事情都交代完了,白父已经迫不及待扽想要知道陈以柯的处理结果。

“事情我都已经说清楚了,该说的一字不落的说了,那么现在什么时候能放了我,还有究竟那股份…….”

陈以柯一下子站起身来。

“不着急,靳暮歌什么时候醒过来,你就什么时候回去,至于股份的事,给你剩余的百分之二十,足够你养老用了。”

说完,已经大步离开,剩下顿顿的白父愣在当场反应不过来。

陈以柯的意思是,剩余那百分之二十,陈以柯暂时不会动了。

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现在的他就像是祈求一样。

陈以柯出门,直接吩咐下去。

“查一个叫徐继发的人,晚上的时候我要在这里见到他。”

陈越按照吩咐去做了。

徐继发正享受着那笔生意带来的巨大的利益,被陈越的人直接带上车的时候,满脸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