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第二关?

10086开元棋牌_开元棋牌黑客网_开元棋牌二八红: 神医圣手:废柴七小姐 作者: 蓝色孽缘 更新时间:2019-09-22 06:51:28 字数:4318 阅读进度:261/261

等凤云夕回到考试的地方,卢友天惊讶的问,“凤公子认识我们的太子?”

凤云夕笑笑,“不认识,只是刚才太子殿下教导,然我不要太狂了。”

卢友天愣愣随即就笑了,“凤兄真是客气了。”

凤云夕笑笑,“卢兄,我们第二关要考什么?”

卢友天赶紧解释,“第二关是三个组,每个组两个人,完成一项针灸治病的任务。”

凤云夕点头,针灸?这不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吗?

卢友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看样子我要占兄台的光了。”

凤云夕摇头,“这有什么,反正跟谁一组都一样。”

卢友天笑笑,“凤兄的心胸真是宽广,卢某人甘拜下风。”

凤云夕笑笑,“卢兄不必客气,我还有个问题要问呢,既然是针灸救人,那为什么要两个人一组呢?”

卢友天笑笑,“因为这不仅仅考验医术,还有一定的运气在里面。”

凤云夕笑问,“请卢兄详细讲讲。”

卢友天指着帘子后面的三个门,“一组中的一个人首先选一道门,然后进去,用自己换出里面的病人,如果病人在冰中,那么那个人就要躺在冰里,如果那个病人在火炕中,那么那个人就要躺在火炕中。”

凤云夕一愣,不是吧,用自己替换掉病人?

“那外面的人救人的时间是不是跟里面的人坚持的时间有关?”凤云夕警惕的问。

“兄台真是聪慧。”卢友天笑着称赞。

“那除了冰窟和火炕,还有什么?”凤云夕看了看那三扇门问。

“还有一个就是刀锋放血。”卢友天叹气的说。

凤云夕一愣,“刀锋放血?”

“是的,就是趟到冰刀上面,慢慢的放血。”卢友天笑着说。

“额,那让卢兄去门里面,倒是我沾光了。”凤云夕赶紧拱手。

“我对凤兄有信心。”卢友天笑着说。

“那救治的病人以什么为准呢?怎么才能把你放出来呢?”凤云夕赶紧询问。

“以病人清醒为标准,谁的病人先醒了,谁就可以先从屋内走出来。”卢友天看了看屋内。

凤云夕想了想问,“那进屋的人可以吃药材或者用宝器吗?”

卢友天一愣好像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一样,凤云夕笑笑拿出三颗丹药,“一颗是辟火丹,一颗是辟冰丹,一颗是止血丹,不管你进入哪个房间,这个丹药都能保护你一段时间。”

卢友天惊讶的接过三颗丹药仔细的闻了闻,眼睛里充满了崇拜,“凤兄,你怎么能提前准备好丹药的?”

凤云夕笑笑,“说的好听,只不过是按照你说的,我提前预测了三个病人的病理,所以拿了相应的解药而已,要是说清楚也没有什么可神秘的。”

卢友天一愣,“我就这么简单一说,火、冰、放血,你就能知道是什么病?”

凤云夕笑笑吐吐舌头,“我也是猜的,如果猜的准,你就有福气了,猜的不准,你就倒霉了呗。”

卢友天笑笑,“凤兄,高人啊,为兄现在充满了信心,愚兄觉得自己今年一定可以进入第三关,愚兄今天真的要开眼了。”

凤云夕笑笑,就在这时,刚才给凤云夕考试的那个老御医走了过来,“三个组准备开始抽签了。”

卢友天笑笑,“凤兄,您请。”

凤云夕一愣,“我去抽签?”

卢友天笑笑,“按照规矩在外面的人抽签。”

凤云夕想了想就走上台去,另外两组都很有礼貌的让给了凤云夕,凤云夕伸手抽出一只签,上面写着二号,凤云夕将签交给了卢友天,卢友天拱手就走了进去,没有丝毫迟疑。

很快从二号门后面抬出了一个人,放到了凤云夕面前。

凤云夕抬头看了一眼正殿空间非常大,最前面是御药房准备好的药材和针灸器具,另外两个组的病人也相继抬了出来,凤云夕只是察言观色了一下,等老御医说开始以后,凤云夕赶紧上前抓住了病人的手。

凤云夕一看躺着的人是个丫鬟打扮,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模样,虽然闭着眼睛,但是这人的面貌还是不错的,女子一袭粉衣,模样端庄之中透露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妖媚之感,青丝披落,仅仅用一条粉色的发带系着,粉色的色彩衬的女子肌肤透着一股淡淡的粉色,煞是美丽,唇若点樱,引人无限遐想。

凤云夕皱皱眉头,这个人虽然是丫鬟打扮,但是却不像是一般的丫鬟。

就在凤云夕低头沉思间,另外两个人已经开始施针了,凤云夕却没有着急,而是招呼小太监过来帮忙。

小太监先看了看老御医,得到允许后跑了过来,凤云夕笑笑,“劳烦公公将她扶起来。”

小太监赶紧帮着凤云夕将人一起扶了起来,凤云夕很纳闷,这个人既不是火毒,也不是冰毒,也不是血毒,她,她就是那个中了活死人毒的人。

凤云夕只是想将她翻过来确认下,看她背上是否有活死人毒的印记。

就在凤云夕要脱掉这个人的衣服的时候,老御医赶紧招手,迅速有人来在凤云夕的两侧拉起了幕帘。

凤云夕一愣,难道说这个人是?

老御医看了看二号门又看了看凤云夕,用眼神提醒她,不要再思考了,开始救人吧。

凤云夕想了想翻开了女人的后背,确实有活死人的印记。

凤云夕心里不住的在想,要想在一个时辰到两个时辰只见救醒活死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输了比赛她并不怕,但是她给卢友天的药能不能坚持两个时辰,她自己也拿不准,如果没有猜错,卢友天现在在里面是遭受的刀锋之苦,每一分钟都在流血的痛苦。

凤云夕往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南宫文瀚和南宫莲儿的身影,整个大殿上只有侍卫和御医还有就是太监了,她应该怎么做呢?

凤云夕慢慢的将女人的衣服穿上,心里却在思索解决办法,她大约有两个时辰可以保住卢友天的性命,那这个女人想要她两个时辰醒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小太监看到凤云夕在愣神,好心的提醒道,“凤公子,您该动手了,要不,里面的人要受苦了,说不定会将命丢掉。”

凤云夕点点头笑道,“多谢公公提点。”

小太监看了看凤云夕,这点点头转身就跑了。

凤云夕走到准备好的脸盆边上,慢慢的在洗手,思维却在飞速的运转。

虽然凤云夕很淡定,但是躲在一边偷偷观察的南宫莲儿却忍不住了,“大哥,凤姐姐怎么还不动手啊?娘离开了那个密室,活不了多久的。”

“她在找两全其美的办法。”南宫文瀚笑着说。

“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南宫莲儿不解的问。

“她想救活娘,还想保住那个卢友天。”南宫文瀚一边摇着扇子一边说。

“啊?大哥,不会吧,她能救活娘就已经很厉害了,怎么可能在两个时辰内就醒娘?”南宫莲儿将自己的仓鼠放到肩膀上惊讶的问。

“所以,她在想两全其美的办法。”南宫文瀚笑了笑。

“可是,大哥,凤姐姐为什么不抗议呢,另外两个人接触到的仅仅是普通的病人,她的病人却是活死人,她为什么不闹起来呢?”南宫莲儿挠挠头问。

“因为她是个医者。”南宫文瀚认真的说。

南宫莲儿愣了愣,“什么?”

南宫文瀚笑笑,“她是个医者,她见死不救的事情做不到。”

南宫莲儿恍然大悟,“哦,原来她根本就不在乎这个比赛的输赢啊。”

南宫文瀚看了凤云夕一眼笑着说,“如果公平的比拼,那么赢家一定是她。”

“就是啊,从第一关我就看到了,凤姐姐真是太厉害了,可是现在凤姐姐面对了不公平的比赛,活死人啊,咱们的御医已经给娘医治了几十年了,娘最多也就是保住了性命的样子,每年父皇给娘准备多少名贵的药材,娘都没有醒,凤姐姐只有两个时辰怎么可能呢?”南宫莲儿嘟了嘟嘴。

“是的,所以,我们都在等她创造奇迹。”南宫文瀚激动的说。

“可是,大哥,这样对凤姐姐不公平。”南宫莲儿不满意的说。

“傻丫头,只要她能救醒娘,御医能有的荣华富贵,我都可以给她,甚至如果她愿意,我可以许她太子妃之位。”南宫文瀚认真的说。

“真的?大哥,你也喜欢凤姐姐?”南宫莲儿高兴坏了。

“是的,我很喜欢她,看到她我好像看到了前世的姻缘。”南宫文瀚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

“大哥,你什么意思?”南宫莲儿好奇的问。

“每次看到她,我都觉得自己跟她好像认识了好多世一样,好像自己跟她有过前世今生,好像她就是我想找的那个人。”南宫文瀚红了红脸说。

“哇,太好了,大哥,我终于听到你说你有喜欢的女人了,要是娘知道了,得有多高兴啊。”南宫莲儿激动的跳了起来。

“你先别高兴,我看她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南宫文瀚声音低落的说。

“那怕什么,大哥,你是太子,是我们凡人谷未来的皇帝,你喜欢的女人,谁能给你抢?”南宫莲儿不屑的说。

“得到她的人容易,得到她的心难。”南宫文瀚叹口气,“更可况,我看得到她的人也不容易?”

南宫莲儿赶紧问,“为什么?”

南宫文瀚说,“从她进入皇宫开始,我们的人给她下了三次毒,那些毒都是无色无味的,都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可是你看她,现在,根本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这说明什么?”

“大哥,你为什么要给凤姐姐下毒?”南宫莲儿的关注点明显不同。

“这是父皇的命令,我们也只是在试探她,看她到底有没有资格为娘医治。”南宫文瀚说了谎,试探凤云夕确实是皇帝的命令,但是将最后一味毒药换成催情药,却是他下的命令。

不过,结果却让他很意外,凤云夕没有一点儿问题,这已经超越了南宫文瀚的认知,前两位毒药,他亲眼见过父皇处置不听话的宫妃,真的是沾毒即死,可是凤云夕却像是没有感觉一样,要不是自己最后亲自检查了毒物,南宫文瀚都觉得是不是忘记下毒了。

第一次下毒是在凤云夕抽中的一百八十八号的牌子上,第二次下毒是在老御医最后一次拿药材的时候,第三次下毒是在凤云夕抽中二号门的牌子上。

每一次的毒都是南宫文瀚亲自放上去的,将这些东西送到凤云夕面前的人都做了保护措施,对于毒药甚至是提前吃了解药的人,但是凤云夕没有任何问题。

这让南宫文瀚纳闷极了,凤云夕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还是说凤云夕已经医术高超到可以解了任何毒,虽然南宫文瀚不明白,但是实际上凤云夕身上戴着千年大蛇的内丹,还带着龙夜离给她的避毒丹。

南宫文瀚认为,凤云夕可能没有发现有人对她下毒,要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平静了,这时候,南宫文瀚看了一眼还在整理东西的凤云夕,皱皱眉头,这丫头,真的没发现吗?不对,如果她发现了呢?

南宫文瀚想到这里,他的冷汗下来了,不,不,不,也许这丫头真的发现了什么,如果这样,以她的聪明,她肯定已经发现了,她要救治的人不是一般的丫鬟,毕竟她的母亲是贵妃,那气质是丫鬟比拟不了的,再加上娘中的毒是活死人,这个毒她只看了南宫莲儿一眼就发现了,她借南宫莲儿的手将活死人的解药交给了自己,那么她的聪明和医术绝对比自己想象的要高的多。

等等,如果是这样,那刚才他试探他的三次,她会不会记恨,如果她记恨,那么她在救治娘的时候,说不定会留一手?留一手还是好的,她会不会给娘下其他的毒,比活死人还毒的毒?一想到这里,南宫文瀚脸色大变迅速的跑了出去,吓得南宫莲儿也跟了出去。